张祥云:用坚守回报热爱 一生做茶 我很欣慰

 企业新闻    |      2020-06-27

汀溪兰香系列“一品香”


有的人在本该奋斗的年纪,憧憬着过退休的生活,而有的人却恰恰相反。1952年出生的张祥云,今年已经68岁了, 快要迈入“七十古来稀”的人生阶段了。按照国家法定的企业男性职工退休年龄60周岁来算,8年前,张祥云就应该退休,颐养天年了。但是,在过去的8年里,张祥云依然在奋斗,他想把汀溪大地上最甘醇最美好的汀溪兰香茶敬奉给每一位与自己结缘的客人。有的时候,热爱和年龄没有关系。


汀溪兰香——张祥云

只要认真去做 总有人给你机会


1974年,张祥云是村里的村委书记,1980年-1981年中国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村的生产模式为:包产到户,自产自销。集体经济时期,茶叶由供销社统筹统销,实行分产到户,茶农要自找销路。作为村委书记的张祥云愁的不行,他说,不能让村民对茶叶种植失去信心。为了把销路打开,张祥云想到了一个“笨方法”:他带着村民们的茶叶样品到县城,一家店铺一家店铺的推销。正是这样的“笨方法”,让县城大大小小的老板们也都认识了他,常说:“汀溪有个张祥云,他们村的茶叶不错。”那时候,村里通往县城的道路仅有泥泞小道,张祥云靠肩挑背扛的方式,为老百姓卖茶。


特一等:绣剪型、兰花香

倒退一步 是为了更好的起跑


就这样干了几年的“推销员”,张祥云觉得长此以往,总归不是个办法。于是,张祥云辞去村委书记一职。很多人觉得不理解,毕竟已经坐到了那个位置,怎么会突然辞职呢?“我们的茶叶品质那么好,但茶叶本身不会说话,会说话的是人,也只有人,能聚拢来人。”张祥云说。辞职后,张祥云和爱人在县城经营着一家汀溪茶庄。“当村书记的那几年,我就决定要当老百姓最信任的人”,也正是老百姓的这份信任,让张祥云的茶庄顺利的开了起来。开了茶庄之后,张祥云去村里收茶,村民们从来不担心他会赖账——“收走的茶叶,记个账就行,卖出去了,再结算”。



开茶庄的第一年,张祥云生意尚可,一年挣了七八千,于是他将自己租的门面,买了下来。张祥云的茶庄就开在工商局的楼下。2001年的正月里,泾县工商局洪股长找到张祥云,说道:“陈椽教授创制的汀溪兰香,这个茶的商标,到目前一直没有人注册,它是老先生的心血,也有汀溪乡一代又一代茶人的心血。你是汀溪人,不如就把汀溪兰香注册了吧。”同年4月,张祥云注册了“汀溪兰香”这个商标。


汀溪兰香:汤色明亮


他也许什么都想过 就是没有想过放弃


张祥云说,这么多年,他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做生意,一定是跟着时代和市场走的,需要保持高度的嗅觉。这个过程中,会逐渐明白,所谓的什么是做生意,什么是做企业。注册了品牌之后,张祥云发现茶庄的经营体制不能带动“汀溪兰香”的发展,于是,他开始筹建自己的公司。他将现有的门面房卖掉,从亲戚朋友那又借了几万块钱,相继成立了茶叶合作社和安徽兰香茶业有限公司。之后,张祥云开始着手将村里抛荒的田地改造为茶叶基地,同步实施茶园标准化、生产清洁化等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张祥云发现合作社社员的茶叶,质量参差不齐,作为一个事事要求严格的人,他找到了当地茶叶技术员董永泓,经过认真的讨论后制定了一个茶叶生产的详细标准。


汀溪兰香茶园基地


“没有护城河,我们得自己挖,首先要对茶叶品质负责,消费者认为行才是行,这是江湖的老规矩。”张祥云说。一手抓基地,一手抓标准化,一手抓市场,这“三只手”的目的是为了提升品质,背后的积累是“汀溪兰香”品牌的价值。2013年,张祥云开始有了筹建汀溪兰香名茶生态文化园的打算,当年6月,他的茶文化园正式动工;后来,依托文化园又建造了“御府山庄”。“国家现在也在复兴传统文化,推广茶文化,既然遇到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去踏踏实实地把它做好呢?”张祥云坦然道。


汀溪兰香文化园——“御府山庄”


善意 是茶人的本来面目


企业做得越大,就越属于社会。张祥云说:“假如把企业看作人,那么做企业亦如做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天地并不受控制,那么我们做企业的只有尽最大的努力做到‘人和’。”这些年来,张祥云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形式,令“汀溪兰香”品牌以有序的、标准的、可控的、透明化的模式来运作,解决单家独户小散乱等问题,带动农户共同致富。茶季之后,张祥云组织社员培训,从茶园管理、茶园培肥、鲜叶采摘、茶叶加工等方面等对贫困户进行手把手教学,积极履行精准帮扶社会责任。张祥云认为,草木有善,自然有善。茶人的使命,是透过茶,去传递这种善意。


张祥云与农户交流


后记:张祥云说,世间三千闲事,独爱清茶一杯。在兰香余韵里学会接纳和包容,故而再回首时才更加流光溢彩。(来源/《徽茶》2020年6月刊)